秀动-showstart
全国站
城市切换

独家 resonance

独立
想去 229

票品价格

  • 80预售票
  • 100全价票

票品信息: 该票在2019-09-08 00:00 停止售票。

(库存紧张 )
立即购票

通过购买门票方式支持此演出,一旦票品售出概不退换(因不可抗力因素导致演出取消或延期除外),请您在购买时务必仔细核对您的订单信息并审慎下单。 已购买的门票可在 我的订单中查看购票信息。

音乐作品

演出详情


参演艺人:21Grams / Nerve Passenger / Schoolgirl Byebye

演出场地:上海 育音堂音乐公园


也许很难接受的是

它是广阔海洋里唯一一只这样的鲸

或许你听过鲸鱼Alice的故事。

她1989年被发现,从1992年开始被追踪录音。在其他鲸鱼眼里,Alice就像是个哑巴。她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亲属或朋友,唱歌的时候没有人听见,难过的时候也没有人理睬。原因是这只孤独鲸的频率有52hz,而正常鲸的频率只有15~25hz,她的频率一直是与众不同的。

Alice被叫做“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

决定寻找Alice并为寻找之旅制作一部纪录片的Josh zeman 曾这样说:

“努力呼唤却得不到回应,这是人类最害怕的事。我们是群居动物,鲸鱼也是。我们理应被爱所包围,想象一下Alice永远孤独的寻找,那是怎样一种感觉啊..."

孤独的鲸鱼游动在深海,唱着无人能懂的歌,寻找着另外的52hz,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共鸣。

生活在巨大的钢筋水泥铸造的城市海洋里,似乎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52hz的孤独Alice,有着与周围人无法交流的频率,就算每时每刻身边都有无数的陌生人,还是找不到52hz的另一个自己。

但我们从未放弃寻找共鸣。

找到共鸣的时间或许很漫长,像Alice寻找另一只鲸鱼,在深海中发出或许没有人能够听到的声音,期待得到回应,但却不知何时才能得到回应。

或许Alice并没有太过纠结于人类口中的“孤独”,毕竟在深海中独自生存了那么多年,足以证明它没有任何健康问题。

希望我们可以像Alice一样,在寻找共鸣的同时,也同样热爱现有的生活。


21 Grams

向往放空,向往敏感,向往凝滞,向往未知。是21 Grams期待的状态。许久以来,我们就明白浩如烟海、随手一粟的道理,但我们并不想放大这种被动的感受。一旦适应了被动,一切主动都显得别有用心。至于营养过剩的审美,弃之有味也懒得回味。毕竟,给予我们自身的感动,稍纵即逝。

21 Grams,不受任何外界干扰,坚持自己脚步行进的上海器乐摇滚乐队。自得其乐,或许疏于经营,但我们一直在进步。永远忠于直觉,不环顾周遭。永远心无旁骛,持之以恒。

nerve passenger

Nerve Passenger组建于一个上海迟来的春天。从最初就决定要保持铁三角阵容的兄弟二人,在更换了曾经同队的鼓手之后曲风逐渐走向成熟。三大件制造出迷幻再掺入后摇的旋律,用悲伤隐喻的歌词不断地向自己发问。

于2017春天刚成立的Nerve Passenger,给人的感觉就如他们的名字一样,是他们细腻而孤独地在浩瀚飘渺的星辰宇宙中低头注视自己,时而自言自语,却不需要刻意释放,他们低头细数自己血液和神经里的过去,现在,未来时的模样,就会像磁场一样把你拖拽进他们自己的氛围里。

schoolgirl byebye

成立于2015年夏天。起初由From the red吉他手杨越发起,随着Old Doll贝斯手李矜的加入,成为了一支摇滚乐队。由于鼓手更生仔的存在,成为了一支永世长存不朽的传奇摇滚乐队。能顺利组队,是因为全员都对萌,温暖,清新的东西感到恶心。

音乐上,Schoolgirl Byebye将车库摇滚的粗粝力量感、新浪潮的时髦明亮,以及后朋克的紧张扭曲,在传统三大件的演绎下巧妙融合出了一种难以归类的复古吉他音乐。

2019年6月,Schoolgirl Byebye相继发行两首单曲《Lonely we die》及《鱼和熊掌》,并开展了首次全国巡演。现乐队成员已有更换。


购票须知

1.本场演出不支持退换票,如无法正常观看,还请自行处理,给您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2.本场演出凭电子票二维码核验入场,无实体票,场地内不设座位,均为站席观演;

3.请勿发布任何形式的转票信息。


演出推荐

联系秀动

遇到问题?无论是下单, 付款过程中发现问题,或举报失实,均可通过以下方式联系秀动,获得最快反馈和帮助。

  • 客服电话:400-188-6980
  • 秀动客服微信号:showstart-service
    秀动客服微信号
  •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0:00~18:30

下载秀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