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北京
豊住芳三郎×李剑鸿「耳舌」即兴二重奏 六城巡演 义乌隔壁酒吧

演出时间:10月28日 21:00-10月28日 23:00

艺人: 丰住芳三郎(Sabu Toyozumi)/李剑鸿

场地: 金华 义乌•隔壁酒吧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义乌市南门街777号隔壁酒吧 查看地图

票品价格

通过购买门票方式支持此演出,一旦票品售出概不退换(因不可抗力因素导致演出取消或延期除外),请您在购买时务必仔细核对您的订单信息并审慎下单。 已购买的门票可在 我的订单中查看购票信息。

参演音乐人
演出场地
相关图片
演出详情

豊住芳三郎×李剑鸿「耳舌」即兴二重奏 六城巡演

 

10-23   重 庆   @MAO livehouse

10-26   成 都   @NU-Space

10-28   义 乌   @隔壁酒吧

10-29   宁 波   @美好饭店

11-02   杭 州   @loopy

11-03   北 京   @fRUITYSPACE

 

豊住芳三郎


生于1943年,鼓手,日本早期自由爵士的重要开创者,即兴音乐家。
曾经组过前卫摇滚乐队,与山下洋辅,阿部薰,高柳昌行等人建立过日本自由爵士史上若干个重要组合,2014年一月曾经在school bar演出。已过七旬的他,如今像那些年轻的地下浪子一样,马不停蹄的世界巡演,和各式各样的音乐人合作。没有手机,没有助手,他的全部生活跟演出,跟他所遇见的人血肉交融。他说。即兴是最平等的音乐,是男人女人,老人孩子,音乐家,工人农民可以一起玩的东西。


 


几十年间,豊住芳三郎巡游世界,所到之处包括巴西,印尼,非洲,中东和近东,印度,尼泊尔,泰国,缅甸,古巴,蒙古,韩国,立陶宛,俄罗斯,台湾,菲律宾,香港,希腊,土耳其,智利,阿根廷。

合作过的音乐家除了山下洋辅,高柳昌行, 吉沢元治, 阿部薰, 高木元辉, Chales Mingus, 加古隆辉, Chales Mingus, Anthony Braxton, Alan Shorter, Rafael Garrett, 诗人白石嘉寿子, 舞踏大师大野一雄, Johannes Bauer, Peter Brotzmann, Hans Reichel, Fred van Hove, Misha Mengelberg, Derek Bailey, Wadada Leo Smith, Paul Rutherford, John Russell, Sunny Murray,Anthony Braxton... 

和无数爵士、实验音乐家,艺术家合作过。



李剑鸿


李剑鸿是中国本土的的*代实验音乐人,90年代末开始对噪音进行尝试。他所运作的二皮唱片/二皮音乐节为中国早期的地下先锋音乐带来了深远的影响了,从他的老家浙江远远波及整个中国。2011年李剑鸿搬到了北京,同年他们开始了一个新的厂牌与演出系列 CFI (China Free Improvisation)。北上后他们也融入了北京的实验音乐场景,从 D-22、两个好朋友到 XP、杂家,他们做了很多的演出。


 


李剑鸿的声音有着自己的宇宙,它生长于他自己的耳中——有时也会是我们的,如果他将其展现为录音或是现场演出。它们先验,抽象。李剑鸿不演奏歌曲,只是一些音符,旋律与嘈杂并存。那是面向另一维度的交响曲,不管是否有人在听。他的演奏是一种重型的声响仪式,好像以超人的声波频率开始一段对话。

 



关于这位纵横数十年世界自由爵士音乐圈的鼓手,已经毋庸以任何一篇文字来标榜他的地位。我想表达的是,这位七十多岁的先生,不为金钱名利,每年都到世界各地巡演。不带助手,全靠自己和一个背包,走遍数十个*,与全世界最*的音乐家合作,豊住的四十多年自由爵士历程几乎就是当代自由前卫音乐的历史。 和先生约好,除了这次重庆站,全国还会联系五个城市做一场小巡演,带他去其他没去过的城市走走。所以10月23日在重庆演出完之后,接下来他还会去成都、义乌、宁波、杭州以及北京。 

 

在邀请合作音乐人的筹备中,我門历数了国内的前卫自由音乐人,最后联系了李剑鸿老师和豊住芳三郎一起搭档完成这次《耳舌》即兴音乐会小巡。希望在这六个城市,你能到现场观看两位音乐家的即兴之旅。


台湾鼓手林伟中 × 豊住芳三郎对 谈(摘 录)


● 伟中:可以聊聊你打鼓的生涯是怎么开始的吗?

 

豊住:我从10岁开始加入儿童行进乐队,因为那时候身材比较高大,总是被分配去打大鼓 (Bass) 和中鼓 (Tom-tom),于是买了小军鼓回家练习。12 岁我和妈妈说我想要学小号,她被我凹不过去只好买了一只便宜的给我。13、4 岁我们组了团,我就负责演奏小号,但其实我并不是很擅长记下旋律。高中的时候,我爸爸、哥哥、表哥都是生意人,我在想到底要从事什么比较有趣,后来觉得艺术这行真棒,音乐、音乐家听起来都很不错,我又那么喜欢鼓,所以决定往职业音乐家这条路走。当时我爸极力制止我,也怂恿我妈阻止我,因此我有好一阵子不和他讲话。高中毕业之后我上了艺术大学,那是一段相当辛苦的学习。21 岁时我成为职业鼓手,那个年代还没有专门的爵士学校。


● 伟中:在爵士乐里,你是自己学习还是有哪些启 发者呢?

○ 豊住:我和日本的富樫雅彦 (Masahiko Togashi) 学习,他曾和 Don Cherry, Steve Lacy 合作录音,跟随着他大概两年。打鼓的早期我比较喜欢传统的 Dixieland 和强调四分音符律动的 Swing Jazz,后来一部我看了好几次的美国电影 Jazz on a Summer’s Day 出现后,影响我很多,一些知名音乐家 Anita O'Day, Eric Dolphy, Chico Hamilton, Thelonious Monk 都在里面现身,也让我从 Dixieland 和 Swing Jazz 转成了 Modern Jazz 的听众。
 

● 伟中:我很好奇,你对自由爵士 (Free Jazz) 的定义,你觉得你表演的是自由爵士吗?

○ 豊住:我想自由爵士已经结束了,而即兴会越来越盛行,包含许多实验性的演出方式 ,比方说用纸张制造声音。对我来说,即兴更有趣也更难。音乐一直在改变,我们年轻时候觉得新鲜前卫的,现在却很平凡。纽奥良爵士、Swing Jazz 都变成了古典 (Classic),自由爵士有一天也会是。

● 伟中:你觉得演奏即兴也影响你的生活吗?

○ 豊住:即兴让人更容易感觉到自己的感受。很有趣的是,如果我在日本东京打 Elvin Jones 的东西,他们会觉得好棒阿!但如果在美国打 Elvin Jones,会明显感觉他们觉得你在抄袭。

● 伟中:你在表演的时候发出了很多有趣的声响,你是怎么想到这些的?

豊住:从爵士的基本技巧、各种艺术类型像歌舞伎等。另外,到大自然里,常会得到许多灵感。有时候呆坐在家里,1 小时 2 小时过去了……常常什么也没有,但自然里可以得到很多。音乐往往是打从心里来的,不是从脑子来,很遗憾的我们总是在表演前和表演时想很多,其实不去想、不去准备更难,有时候艺术不是「想」就会出现,而是从……说不上是哪里来的。自然是最棒的老师,在自然之中你听到各种声音,风声、河流都可以是激发打鼓上的想法,倒不是从 CD 中、或是闷在房间里可以获得的,在户外从来不无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