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北京
独家【秀动呈献】他们之间 万晓利三人组2016巡演

演出时间:09月30日 20:30-09月30日 22:30

艺人: 万晓利

场地: 上海 万代南梦宫上海文化中心 2F未来剧场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宜昌路179号万代南梦宫上海文化中心 查看地图

票品价格

通过购买门票方式支持此演出,一旦票品售出概不退换(因不可抗力因素导致演出取消或延期除外),请您在购买时务必仔细核对您的订单信息并审慎下单。 已购买的门票可在 我的订单中查看购票信息。

参演音乐人
演出场地
演出详情

他们之间

-万晓利三人组-

 

万晓利|人声 吉他 鼓机

李增辉|贝斯 合声 萨克斯

李平|合成器

 

万畅|合声

楼智杰|调音

武权|现场影像

 

 

 

 

一次意味着另起一行的巡演准备好了。

 

十八首老歌从万晓利四张专辑中挑选出,

并重新编排,有些以前很少现场表演的曲目,也会回到我们耳边。

 

虽是老歌,却带给人完全不同的感受。

万晓利手中的木吉他换成了电吉他,并加入了鼓机、贝斯、萨克斯和合成器,

一部分在长桌之上。

 

演出中,亦会有由武权精心创作的影像呈现。

 

 

 

 

万晓利 |越来越有感觉

 

 

这是2016年夏天的铜岭桥。

在说地名的时候,必须加上时间,因为这里的每一天都和前一天不同。

昨天是个下雨的日子,山间有瀑布泄下;今天天晴,瀑布就不见了。

 

在说起人的时候,也必须加上时间。

这是2016年夏天的万晓利。

他从二楼走下来,哼唱着什么,看起来轻盈而蓬松。就像《水城》里唱的:「越来越有感觉」。

李平晃进了排练室,在铺满效果器的长桌前坐下。

李增辉靠墙低头玩弄着贝斯,时而抬头咧嘴一笑,样子滑稽又童真。

晓利抱着电吉他,坐在他们之间。

 

三人组自年初开始排练,经历冬春与长夏。

 

秋来,一次意味着另起一行的巡演已经准备好了。

 

十八首老歌被重新编排,是从晓利的四张专辑:

《走过来,走过去》

《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北方的北方》

《太阳看起来圆圆的》

中挑选出来的,其中有些曲目,晓利原本很少表演,这一次,它们会回到我们耳边。

虽是老歌,却带给人完全不同的感受。

 

一旦音乐响起,长桌就不再只是长桌,鼓机成为了音乐的底,其他乐器行驶其上,相互托举着飞离真实的地面。“当我们确定段落,确定音色,鼓机就比我们每个人都认真。”晓利说。

 

电带来了光,带来了全息和流动:

 

冰冷晦暗的《北方的北方》加入了明亮而迷离的质地,空间感也被极大地扩展;

 

《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原本有些单薄感的朴素,被吉他和贝斯铺成一层令人安稳的床;

时间行进的速度也被改变了。特别明显的是《台阶下》,在稳定而缓慢的鼓点、循环延伸的失真音效中,几分钟变得像整个夏天一样漫长。

 

而当音乐止息,幻觉被收回乐器里,这只是一间堆满小盒子的排练室,只是一个普通的下午,阳光温和。

 

他们注意到,门外有邻居在看。

 

 

这次巡演,他们把音乐从家中搬了出来,新生的声响终于将要面向更大的空间。

 

演出的曲目经过认真选择编排,“循着每首歌的感觉走势,延续出一条内在的逻辑,整体的起伏呈现出戏剧感。”增辉说。

 

李平告诉我们,演出时,曲目与曲目的衔接处会留出自由发挥的空间,随现场情绪即兴演奏,也就是说,每首歌都与聆听者的呼吸连在一起。

 

而武权创作的影像,真的在他们的周遭与上空,织出了那片原本不可见的柔软、深沉而散发着奇异之光的荧幕,把乐手与聆听者笼罩在一个共同的场,感官体验上更趋近于“沉浸”与“同在”。

 

 

排练完,晓利和增辉去院子里舒展筋骨,“摩托车也是瑜伽工具”;或是在院子里支起羽毛球网,温和地厮杀上几盘;

 

有时晓利会蹲下身,和女儿万畅一起,给名叫小灰的小黄狗梳梳毛发;万嫂忙碌着,端上两大盘邯郸人爱吃的菜角。

 

傍晚天正好,他们沿着竹林密布的石阶上山,身旁泉水清凉,一小撮搬着蚯蚓的红蚂蚁路过脚边,抬头看天,一条细长的云正指示着归途。

 

他们之间究竟如何作用于彼此,让紧绷的生活有风注入,音乐也如行云?

 

一定有看不见的东西在维系。

 

就像拍摄宣传照时,让晓利选一样乐器出镜,他想了想,拿起了一卷新买的长长的连接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