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北京
独家葡萄不愤怒【我无可救药的执念】2021巡演 贵阳站

演出时间:01月08日 20:30-01月08日 22:30

场地: 贵阳 煎蛋艺术空间

地址:贵阳市花溪区田园南路板桥艺术村C-113(侗家工业餐厅隔壁) 查看地图

票品价格

通过购买门票方式支持此演出,一旦票品售出概不退换(因不可抗力因素导致演出取消或延期除外),请您在购买时务必仔细核对您的订单信息并审慎下单。 已购买的门票可在 我的订单中查看购票信息。

演出场地
演出主办方
演出详情

“如果我捧出我的脑袋,  

不,我的心脏,任你翻阅,  是否能让我们稍微彼此了解呢?

我们无比贴近,无比遥远。”

 

葡萄不愤怒第二张正式专辑

2021年同名全国巡演

 

这张鲜红的跳动着的专辑,诞生的根是小臻心底存在的梦呓般的呢喃,生长为若干被认真演唱的奇怪歌曲,清单如下: 

· 一颗属于你的害怕被看到,却又偷偷的渴望着会被看到的心;

· 一个把你拍的日落保存下来,取色,对着色轮告诉你这是浅玫瑰色的女孩;

· 一双用浦克的花汁染红的眼睑;

· 一次全力奔跑以后还是错过的日落;

· 还有一只习惯假装的小熊,无法用双手抓住的秘密,自我厌恶的自己,怀抱自由的少年少女,被(red)海洋遗忘的海豚……


 

MY HOPELESS HOPE


在言语可以被超高速传播的时代,表达是如尘埃一样的存在,文字也逐渐变得透明,我们能一起看全世界的日出日落喜怒哀乐,面对面却不知怎么说出一句“你好”。
不停的重复重复重复着听到的东西,思考思考思考着别人种下的信念,对错难分真伪,投掷石头的人与被掷的人戴着同样的面具。
还有什么值得说的呢?我们假设:
如果时间是以绝对之势向前奔涌而去的海洋,如果人家种麦子你种玫瑰,如果只能实现一个愿望……那么故障的究竟是自己,是世界,或者只是执念(HOPE)而已?

 

 

如果你和我们一样没有答案,那么这就是写给你的专辑,即使幸福&苦痛如幻梦不可捉摸,即使我(你)大概无法成为一个完美的存在,但我(你)终究还是会绽放出小小的光。
在这窄窄的、我们自行打磨光洁的路上,你知道自己(我们)不会再独自一人,如果你有一点感同身受,那即是:

我(MY)无可救药(Hopeless)的执念(HOPE)的胜利:)。

 

 

葡萄不愤怒第二张正式专辑

我(MY)无可救药(Hopeless)的执念(HOPE)

2021年同名全国巡演,正式开票!

 

 

About 葡萄不愤怒
现在(终于!)普遍认可早期的花儿是中国流行朋克音乐代表,进了摇滚名人堂的Green Day也多次被抨击不是朋克,葡萄不愤怒则兼两者而有之:既“太像花儿乐队”又“这他妈是朋克吗?”。

毕竟第一印象,葡萄这几个男孩子实在太乖了,上着学,全员眼镜(上台会摘掉,不然大家可以目睹四双眼镜齐飞的火热),最红的作品还是恒古不变的18岁:“不变的是我迷途未返的执着”及被各年龄段(尤其儿童乐队)翻演过无数次的《小红帽》(在此安利Sunday乐团的翻唱)。

典型例子如:高光尴尬时刻,2019年LPA颁奖现场。
那是朋克最佳新人奖环节,众所周知颁奖礼的排面就是,在介绍提名候选人时会放一小段介绍视频,那么当时放的片段呢,就是《逆风的勇敢》MV选段,台下一片嘘声:“这他妈是朋克吗?”(PS.小臻获奖感言:我们朋不朋克来现场看就知道了)。

 

但~如果你仔细去听,就会看到:《匹诺曹》的内核其实是“为了这颗所谓赤子又或者虚荣的心”;

《猫薄荷鲨手》里可爱的猫咪鲨鱼冲浪手,其实是在逃离“热衷于从别人的悲剧寻找快乐和刺激”的血腥世界;

近乎甜蜜情歌的《你好特别》,是写给会被嘲笑怪胎、书包布满鞋印的学园边缘人群(新专辑的内核大家可以自行发掘发掘嗷,今天也拒绝复读机上身)。 

 

 

于是你挠挠脑袋,感觉事情有些不寻常,这青春洋溢的少年音和明亮快速的旋律,似乎只是一个画着笑脸的下水道井盖,如果揭开它,

兴许会冒出一双长着鳞片的爪子,猛然把你拖进黑暗的梦魇里。

所以原来他们果然是朋克,是全然的愤怒、快乐、反叛、自由,是孤独的滑板少年,在大醉后跳上车顶大笑,

又会因动物的死亡哭泣,对庞大机器的运转隐隐感到违和,却无所适从。

 

 

朋克永远是年轻的,只提出问题,不给予答案,但无论把它放在什么位置,贯穿至今的始终是:大声、清晰的发出自己的声音,即使在这表达如微尘般密集又稍纵即逝的时代。

在发声这点上,葡萄不愤怒从不“为赋新诗强说愁”。在全新的专辑里他们把这带着笑脸的井盖稍微挪开来一些,来试着直面这场少年心气的梦魇吧。 

 

我(MY)

无可救药(Hopeless)

的执念(HOPE)

 

 

 

 

PS:本次演出签售合影3-5人一组,大家可以先约好小伙伴一起拍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