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北京
独家“边走边唱”刘东明2021新专辑巡演 郑州站

演出时间:05月14日 20:00-05月14日 21:30

艺人: 刘东明

场地: 郑州 7LIVEHOUSE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文化路和金水路交汇处东北角中原大舞台内2层 查看地图

票品价格

通过购买门票方式支持此演出,一旦票品售出概不退换(因不可抗力因素导致演出取消或延期除外),请您在购买时务必仔细核对您的订单信息并审慎下单。 已购买的门票可在 我的订单中查看购票信息。

参演音乐人
演出场地
演出主办方
相关图片
音乐作品
刘东明
刘东明
刘东明
刘东明
刘东明
演出详情

“边走边唱”刘东明2021新专辑全国巡演

 

 

 /img/2021/0320/14/30/56b9b4ec40c145e0aece63ecfd15b2d1_4448_2950_5000705.0x0.jpg

 

回想一下,我自己巡演也有十多年的经历了,它变得越来越像一个任务,每到一个城市,除去表演和吃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旅馆客栈。这个地方发生了什么,好像都与我无关,我成了一个只关心票房的艺人。泉州关帝庙前的两匹石马为何只有一匹有马鞍、温州柏林海鲜排挡为何叫柏林,这些竟然没有秀动预售了几张票吸引我。终于,我坐在清源山上的小茶馆外,日落的余晖扫了我一眼,它像似在说,朋友,你的身上要有光啊。我反思,是有点消沉了。身上的光在哪里?这不难悟,它应该在手中的琴上。那晚演出我换了一套新琴弦,我没计算过这是我弹琴生涯中的第几根琴弦,未来,还有大把的弦要换。

 

 /img/2021/0320/14/30/4d9c709331e041b2ac2799377e62294a_3200_2128_4337231.0x0.jpg

 

 

生活有多面,苦难是其中。创作当然不是推崇苦难,但苦难的故事却带给了别人欢乐。完蛋了,说着说着成了个哲学话题。我想说的是,一边走才能一边唱,遇见美好是礼物,碰到苦难也得认,把这些消化掉,或许有一天它会变成写作的养分。我去弄清了关帝庙前有一匹马是岳飞的坐骑,所以它叫关岳庙,关羽时期的东汉,骑马还没有马鞍,所以另一匹马背上的只有衣褶。而温州柏林海鲜排挡,老板叫柏林。当然,也不能给自己较真儿,在柏林海鲜排挡再点一份濑尿虾、冰啤酒,夜生活才刚开始。

 

我隐约听到有个说书少年正从柏林海鲜的街那头走来,他边弹边唱,歌里唱到:

 

“自从盘古分天地,

三皇五帝到如今,

有道君王安天下,

无道君王害黎民。

轻轻弹响三弦琴,

慢慢稍停把歌论,

歌有三千七百本,

不知哪本动人心。”(摘自史铁生《命若琴弦》)

 

2021年,我继续在路上边走边唱,欢迎朋友们来现场!

 

 

/img/2021/0320/14/30/61bdc7091871409586a3beb4f22d3308_2688_4032_2248728.0x0.jpg

刘东明(刘2)民谣歌手,七十年末代生于山东。

 

 2004年录制demo《刘2的把戏》,音乐风格转向于民谣。同时期组建以木吉他、贝司、手鼓的三人编制的民谣乐队,在北京“无名高地”原创音乐酒吧、新豪运酒吧固定演出。

 

 2009年录制专辑《根据真人真事改编》,2010年新专辑全国26城巡演。同年凭专辑《根据真人真事改编》,刘东明获得华语传媒最佳新人奖。

 

2011年移居上海,同时期多次参与为地方或个人募捐的公益演出,并录制了由周云蓬发起的救助盲童公益专辑《红色推土机》与《金色推土机》。

 

2013年发行专辑《大地迷藏》,并与乐队举行新专辑全国巡演。

 

2014年《大地迷藏》获豆瓣阿比鹿最佳民谣专辑奖、获华语民谣最佳作词、社会意识奖。

 

2016年签约“树音乐”唱片公司,并发行专辑《新编好了歌》。

 

2018年定居江南小城。

 

2019年和腾讯音乐合作,发行单曲《幸福的黄手帕》。

 

2019年根据外卖骑手陆继春的故事创作歌曲《骑手》,并独立发行。

 

2020年录制全新专辑《沉默相伴》

 

 

张佺(野孩子乐队主唱):

“我们这个时代有很多优秀的音乐人,如果说有一个人能够践行民谣歌手的身份担当,这个人就是刘东明。他的人格和作品能让我们感到他的内心和想要表达的精神始终表里如一,唱功和吉他驾驭能力也会在很多忙碌的音乐人之上。”

 

张玮玮(音乐人):

“刘东明是我很欣赏的音乐人,也是我的朋友。他有副好嗓子,弹得一手好吉他。他喜欢喝酒,和别人酒后发疯不同,他总是越喝话越少。酒品见人品,我很少见他急于表达什么,只是好好写歌、演出、做专辑,独自默默前行。

 

周云蓬(音乐人、诗人):

“刘2的作品,诚恳,差一点就笨拙了;好听,差一点就流行了。”

 

梅二(前“顶楼的马戏团”乐队贝斯手,现“反狗”乐队贝斯手):


“刘2的音乐并没有华丽和虚妄的词藻,而是潜行于诗歌和生活两边,把在路上和文本之间的那个并不美丽的世界描摹出来。刘2看世界的角度不是阳春白雪的仙乐,也不是街头的顺口溜,他骨子里古典的气质让他不能变成流氓,而只是隐居在某处善于做饭的厨子一般,把乐器当成炒勺,音符当成作料,炖煮出一锅尘世的浓汤,口味不重,恰到地放了葱姜蒜和辣椒,最后吃得出苦辣酸甜的五味杂陈。”

 

白水(音乐人):

“在民谣成为一个名词之前,刘东明就已经是其在国内最好的诠释者,我想如今绝对依然。我听民谣不多,但无疑,他的音乐是继杭天和腰之后,我最爱听的中文歌。”

 

吴吞(舌头乐队主唱):

“2014年的冬天,几乎每天都要听《大地迷藏》。有时连听上两三遍,还觉得不过瘾,就把《根据真人真事改编》也放来听。有时呵着哈气,跟唱几句《再送陈章甫》。这一冬,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没有烧煤取暖,也不觉得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