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北京
乒乓实验室Vol.2||“谐振”||超级市场|WHITE+|吴建京

演出时间:09月25日 20:00-09月25日 22:30

艺人: 超级市场/White+/吴建京

场地: 上海 万代南梦宫上海文化中心 1F梦想剧场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宜昌路179号万代南梦宫上海文化中心 查看地图

票品价格

通过购买门票方式支持此演出,一旦票品售出概不退换(因不可抗力因素导致演出取消或延期除外),请您在购买时务必仔细核对您的订单信息并审慎下单。 已购买的门票可在 我的订单中查看购票信息。

参演音乐人
演出场地
相关图片
音乐作品
超级市场
超级市场
演出详情

参演乐队:超级市场、White+、吴建京

演出地点:万代南梦宫上海文化中心1F梦想剧场



乒乓实验室 VOL.2 :谐振

谐振与音乐最早产生联系的就是收音机,当我们转动收音机的旋钮时就是在改变电路的固有频率,忽然,在某一点,电路的频率和空气中不可见的电磁波的频率相等起来,于是,它们发生了谐振,远方的声音从收音机中传了出来,这就是谐振的产物。振荡电路的谐振现象,也是电子合成器的重要工作原理。而合成器的发明对于电子音乐,甚至于,对现代音乐的影响不言而喻。

 

在本期的实验室里,我们有幸邀请到了三组优秀的电子/synth-pop音乐人,他们或复古浪漫,或奇思妙想,或沉静内敛;他们将故事与灵感注入音符,赋予了电子设备灵动的质感与舒适的温度。

 


超级市场


“超级市场Supermarket”正式成立于1997年1月 是中国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电子乐队。1998年,超级市场乐队发表首张专辑《模样》,被公认为内地电子乐的开山之作。



作为中国第一支真正意义的电子乐队,“超级市场”的视角是颇为独特的,他们并没有照搬欧美电子乐队源于后工业社会对人性全面异化的冷瑟而麻木的心态,而是始终将创作的焦点集中于科技与人文、数字与情感等相互对立的因素之间的关系问题,他们试图用音乐创建一种和谐,一种科技与人、数字与情的和谐,而这种前工业社会与后农业社会形态之间相互摩擦、而又相互融合的现状,正是中国现阶段社会形态的真实写照,“超级市场”乐队可能不仅仅可以被称为是“中国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电子乐队”,还可以被称为是“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电子乐队”,因为他们用电子音乐所表现的情绪,与我们的环境与现实之间的关系,是真实而可靠的。 

 


White+

 

White+是张守望与王旭在2010年夏天组成的硬件电子乐队。守望负责效果器、人声、改装电子琴以及使用一些稀奇古怪的电子设备发出各种声音,而王旭则全盘操控打击乐以及鼓机采样,他不仅鼓技惊人,而且制造出的声场更是充满了无限的想象力。他们的音乐绚丽却又不失极简的线条感,巨大的声场中包容着缜密的构造。借用一位乐迷的话说:“看White+的现场,就像是在欣赏一场密室里的细胞分裂”。



吴建京

 

人类踏入新的世纪,科技催化城市变化的速度,加快走向未知空洞的步伐,怀旧变得顺理成章,透过种种旧事物与逝去的时代互致问候,时间模糊的蒸汽升腾,灵魂被温柔的拥抱。而复古的音乐,或许是提取这种内在体验最直接的媒介。

 

今夜,Synth Pop 电气之声将再次于城市的夜色中响起,拥你于复古烟雾之中,身心在旧时代荡漾入梦。

 

他一直被最时髦的都市青年秘密地喜爱着,或许你已对他的名字感到陌生,但循着过去二十年国内独立音乐发展的历程,你会发现他竟是如此神秘却熟悉的存在。

 

1998年,吴建京成为国内最早的一批后朋克,组建乐队“惊弓之鸟”;2000年,而后成立上海早期独树一帜的噪音后朋克乐队“胡桃夹子”,乐队的另外两名成员分别是顶楼马戏团的主唱陆晨,和噪音劲旅Torturing Nurse的Junky;2006年,他与B6组建国内最正的Synth Pop乐队IGO,化名JJAY,并签约摩登天空;IGO解散后,2015年,他邀请“重塑”的华东、刘敏,“顶马”的陆晨献声,以JJAY之名低调的发起概念专辑计划《Secret Star Hits Long Live Great Wall》。2018年,他又给我们带来了一张极为精致浪漫的Synth Pop《爱是一种感觉》。在吴建京的音乐世界里,模拟合成器化身一台时空机器,斑斓的电流声与年代感十足的律动有机共振,幻化出都市往事的画面。

 

 


 

Oh 最后, 别忘了

我们还有精心设计的沉浸式视觉体验,在当晚实验室的特殊能量场里,听者与歌者也将发生谐振,进入音画联觉的未知时空。

来吧,来接受信号吧!


TOP